【党史中的黔南】我给解放军剿匪当向导

我叫何敏政,家住荔波县捞村乡巴公村人。

一九五一年元月,我军合围荔波剿匪。一三八团出奇兵,于农历腊月二十日下午七点过钟,以一部兵力突然包围捞村乡公所。不到半小时,全歼匪第三支队,生擒副支队长何明星等以下七十余人。接着兵分多路挺进翁昂。

晚上九点过钟,解放军摸黑进入我们巴公大寨。因我们寨子从未有解放军来过,也没有土匪驻扎,所以突然发现有军队进入。群众都惶惶不安,有的便悄悄溜出寨子准备上山去躲,但都被解放军动员回来。我的表哥何约,是翁昂人。原去南丹县城读书,解放后参军,这次他与部队来到家乡。他用布依话对寨子上的人说:“我们是共产党毛主席和朱德领导的中国人民解放军,是人民子弟兵,是来打土匪帮助贫苦农民闹翻身的。解放军不拿群众一针一线,大家不要怕,要帮助解放军消灭土匪”。经过宣传,大家才安心下来。我表哥何约叫我和我的同学何腊贤,到寨子上去动员群众卖粮给解放军做饭吃。当时快要过春节了,家家户户都准备有白米,我们就带解放军到寨子上,找富裕户买米,买小菜。很快就买得白米一万三千多斤,各种菜五千多斤,解放军没有油吃,我父亲就带他们到寨子上买了五头猪来杀,我家也杀了一头花猪。我父亲不要钱,可是解放军的领导不同意,硬给二十八万元(旧币)。解放军买米、买菜、买猪等都照价付款,一分不少。寨子上的群众见解放军买卖公平,都称赞他们是人民子弟兵。

解放军从九点钟进入我们寨子,一面向群众宣传政策,清查土匪,发电报与前线联系,一面要买粮、买菜和看押俘虏,一直忙到一点过钟才开饭。四点过钟又整队出发了。

部队叫我给他们带路向翁昂疾进。我欣然同意。我和表哥何约、表爷何培带路在前面,身着长衫,揣着冲锋枪的解放军紧跟在我们后面,接着就是带着迫击炮、机关枪的队伍,中间还夹有被押的土匪。我们从洞龙摸到翁昂的拉塘天还没亮,解放军很快就围歼了何文开匪部的一个分队,活提分队长何小米。接着部队继续向前挺进到吉洞寨,又活捉匪副支队长何文炳等以下十余人。再经九尾、干排、董拖,到了拉八关,这时天已麻麻亮。

拉八关是清朝统治者修筑的关隘,石墙有一丈多高,两端还设有碉堡,这里是姚正华和何文开匪部经常出入之地,碉堡里有机枪扼守。我和我的表爷何家培、表哥何约带着便衣部队上去,土匪虽然发现了我们,但以为是兄弟匪部的人而没有防备。解放军便趁机迅速攀墙登山包围关隘,当关上土匪发觉是解放军时,已被我军包围得水泄不通。土匪见状惊慌失措,一些匪兵拼命往洞长、板寨方向逃跑,边逃边乱放枪。我军趁匪慌乱之际开展围歼,顿时枪炮声震撼山谷,匪众更加慌张,抱头鼠窜,战斗仅十多分钟,匪尸横七竖八。我军攻占了拉八关,并俘土匪七十余人。

战斗结束后,我军兵分两路,一路由我表爷何家培带路往洞塘板寨方向挺进,配合兄弟部队,围歼姚正华匪部。一路是由我和我表哥带路,撤回翁昂乡公所附近登伦寨一带,配合其他穿插部队围歼何文开匪部。

腊月二十九日七点过钟,围歼何文开匪部的战斗开始了,我军一部攻占各个山头,居高临下,一部便衣部队向何文开匪部逼近。各山头部队用机枪不停地向何匪部实行威胁性射击,掩护便衣部队进剿。

由于我军以远距离奔袭进剿,进军神速,穿插迁回,分片合击,把何文开匪部的所属建制打垮打乱,斩断了他的手脚使他孤军无援。在我军的包围强攻下,匪第四战区指挥官、荔波县副县长何文开,只得举白旗投降。

从此,翁昂乡全部解放,我军押着俘虏送往荔波县城,又投入了新的战斗。(荔波县委党史研究室   供稿)

(来源:云黔南网)

责任编辑:杨嫒嫒

投稿邮箱:qnrb999@163.com 广告业务咨询电话:0854-8199051 地址:贵州省都匀市剑江南路9号黔南日报社 隐私保护指引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854-8199051 举报邮箱:75835975@qq.com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2120170011号 贵公网安备52270102000185号 黔ICP备16001085号

主管单位:中共黔南州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:黔南日报社